高邮多彩化工有限公司

高邮多彩化工有限公司

 
????????????banner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潘先生
手机: 13305257800
电话: 0514-84637292
E-mail: chemcompany@163.com
传真: 0514-84637264
地址: 江苏省高邮市工业集中区

产品分类

稀土王国几乎全部停工

来源:http://www.sugcoe.com 发布时间:2012-12-3 10:14:48

 “稀土王国” 赣州现场调查

  理财周报记者 黄剑/赣州报道

  赣州,江西省第二大城市,这里的离子型稀土资源已探明储量约47万吨,远景储量约940万吨,约占全国离子型稀土矿产储量的40%,被称为“稀土王国”。

  稀土行业限产保价,让这里的稀土企业提前进入寒冬,理财周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赣州的稀土采矿企业和分离企业几乎全部停工,部分企业已经倒闭,或被收购。

  赣州地区稀土行业整合亦随之加速。当地稀土矿源已被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州稀矿”)垄断,新一轮的行业整合正在将焦点对准稀土分离领域。

  大一统的“稀土王国”

  11月15日,理财周报记者从赣州市区出发,向南行车一小时,到达东经114.92°,北纬25.60°,赣州赣县阳埠乡。

  这里是一片海拔400米左右的山岭,岭上的树叶依然浓绿,山脚下零星散布着几块金黄色的稻田,偶尔有几片斑驳的黄土从山中显现,远远望去,像是山林的伤口。

  这些裸露的“伤口”就是稀土矿。赣州稀矿旗下的阳埠稀土矿即位于此处。

  阳埠稀土矿地处赣县、信丰、南康3县交界之处,距最近的村庄严屋只有400米,总面积0.595平方公里,为中重稀土矿,曾属赣州南方稀土资源有限公司所有。这里距离赣州市区约为30公里,只有一条253县道及一条村道接连外界。

  阳埠稀土矿目前已经听不到机器轰鸣之声,甩矿机等设备都被上锁,上面出现了锈迹,整个矿区只剩一名守矿的老人。

  赣县一位稀土采购员告诉理财周报记者,阳埠稀土已经停产一年,何时复产暂不得知,而其它稀土采矿点亦是如此。

  赣县共有6座稀土矿,除阳埠矿外,其它6座分别位于北部吉埠镇、田村镇,东部大埠乡,以及南部的韩坊乡、大田乡山区,成“U”形从北、东、南三个方向环绕赣县城区。

  当地一家稀土分离企业的中层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在赣县东南部山区,甚至随便掘一块土,里面都可能含有丰富的稀土元素。”

  但赣县仍然不是赣州地区稀土原料主产区,从这里继续往南,赣州地区南部的辽阔山脉有着更为丰富的稀土储量,其中尤以信丰、定南和龙南为最。

  龙南县是重稀土集中地,主要为高钇型矿,龙南地区曾拥有稀土矿山21座,整合之后依然有6大稀土矿,据2010年发布《赣州市稀土产业发展指导意见》,龙南重稀土含量占85%左右,中稀土占8%,轻稀土占7%左右。探明储量超过16万吨,远期储量约30万吨,年稀土精矿产能超过5000吨。

  赣州另一大稀土矿主产区定南县境内则有32座稀土矿山,整合之后稀土矿为4座,采矿证5张,主要分布于定南县西侧、龙南县以东的岭北矿区,面积约279.82平方公里。

  2007年,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曾检测此处稀土氧化物资源量为10.364万吨,保有稀土氧化物资源量为6.63万吨,稀土矿平均品位为0.058%。

  赣州另一大稀土主矿区则为信丰县,原有12家稀土矿山,在经过整合之后为6座,拥有6张稀土采矿证,矿区面积为27.5613平方公里,其中钇富铕稀土资源储量居赣南之首。

  信丰全县累计查明稀土资源量

  5.8324万吨(2007年数据),中稀土占赣州市保有资源量20%以上,其中6座矿山总储量为3.2万吨。

  此外,在安远、寻乌、宁都和全南4县亦有储量丰富的离子型稀土矿源头,整合后分别拥有7座、4座、3座和2座有证矿山。

  赣州市下辖的18个县市区均有稀土资源,稀土规划矿区2534平方公里,原有88座稀土矿山,在经过一轮整合之后,拥有采矿证的矿山数量为45座。

  赣州45张稀土采矿证中,只有一张不在赣州稀矿名下。据国土资源部9月发布的《稀土采矿权名单》显示,赣州地区另一张稀土采矿证所有者为赣州虔力稀土新能源有限公司所有。据理财周报记者调查,郭小斌同时亦为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及其子公司赣州科源稀土总经理。虔力稀土与赣州稀土关系紧密。

  曾经诸侯林立的“稀土王国”,从2004年起经过8年整合,如今已是“大一统”局面。

  上市公司碰壁

  稀土一直都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即便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常常也能在市场上扰得波翻浪涌,尤其是对于那些掌握了上游资源的企业而言。

  根据工信部制订的《2009—2015年稀土工业发展规划修订稿》,包钢稀土(31.11,0.19,0.61%)、中国五矿、江西铜业(20.21,0.10,0.50%)被列为国家整合稀土行业的三家龙头企业。

  “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了上游”,江西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吴一忠对理财周报记者说,参与稀土整合的各方,一致的趋势是向稀土产业链的上游争夺,尤其是稀土矿源。

  在北方的内蒙、山东、甘肃等地,包钢稀土在整合轻稀土方面目前已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在四川,江西铜业在收购西川稀土56%股份之后,已基本控制西部以氟炭铈矿为主的稀土资源。

  而五矿此前被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是整合南方稀土行业的龙头企业,但其在矿源方面进展缓慢,直至今年年初才在湖南拿到第一张稀土采矿证。

  而被称为“稀土王国”的江西赣州,自然是利益焦点所在,无论是赣州市国资委、当地稀土企业,还是五矿稀土、包钢稀土、广晟有色(36.20,-0.22,-0.60%)等大型国企、 上市公司,都希望尽可能多占一点。

  但当五矿稀土、包钢稀土等外地企业开始想在赣州扩张之时,却发现已经没有可争夺的稀土矿源。

  “赣州政府相对而言较为强势。”赣州当地一家稀土企业的副总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赣州市其实很早就开始整合区域内的稀土资源。

  2004年,赣州市国资委投资9600万元,组建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并在8个稀土资源县设置分公司。

  赣州国资委先将当时分散的88张稀土采矿证集中到县级公司内部,随后逐步整合至赣州稀矿旗下,开始统一管理整个赣州地区稀土矿山开采和稀土矿产品经营。

  “赣州稀土矿源形势已成定局。”吴一忠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其他企业想改变这种局面很难。但如果一些企业未来技术更成熟,而赣州稀土却迟滞不前,“双方一起合作开采稀土也可能”。

  无米下锅

  赣州市区东北方向半小时车程的地方,就是有着多家稀土分离企业的赣县经济开发区。

  进入开发区,明显感到空气中夹杂着灰蒙蒙的尘土。园区内道路笔直宽阔,但几乎都是空无一人,偶尔能听见附近传来几声机器的轰鸣。

  园区内厂房面积最大的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是五矿稀土最大的子公司。

  一对石狮子端坐在红金稀土大门两侧,但很久也不见人车进出。除了门房里的保安,厂房里很难见着人。各条生产线都已经停工,两根巨大的烟囱静静矗立,有的设备上已是锈迹斑斑。

  红金稀土正门南侧商店的一名当地居民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红金稀土工厂已经停工“大半年”了,工人们都放假回家了,只有几个人在里面办公。

  与红金稀土相隔仅300米的一个小山丘上,是另一家要小很多的稀土分离企业。这是横店东磁(10.74,-0.01,-0.09%)子公司赣州新盛稀土实业有限公司,厂区内只有几名工作人员在挖沙子搞整修,也没有开工。

  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新盛稀土今年年初开始就一直停工。“工人回家了,领导出差了。”她说,今年市场行情不好,价格太低,货卖不出去。

  出工业园往西不到5公里,是虔东稀土和南方稀土的厂区,情状与工业园内几乎一样。

  目前,在赣州地区,几乎所有的稀土冶炼分离企业,都处于和红金稀土一样的停工局面。

  吴一忠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自去年年底开始,赣州差不多所有的稀土企业都实际没有生产了。

  “据我所知,现在不停工的稀土企业很难看到。”龙南县万宝稀土分离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林晓波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很多企业“要么倒闭,要么被收购”。他的万宝稀土亦于今年7月作价7000万被赣州稀矿收购。

  部分企业的情况甚至更糟糕。赣州一家银行部门负责人透露,今年上半年赣州本地一个做民间融资的人,“大概募集了7个亿,跑路了。估计有一些银行牵扯其中吧”。

  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到,这个“跑路者”是赣州市森润矿产品有限公司老板范志国,其在稀土行业有20余年的资历,但随着去年年底以来稀土行业的低迷,其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失踪。

  该银行负责人介绍,一些稀土企业“借新还旧”,但整个赣州稀土行业未来,还是看不清楚。加工企业停产,银行这块的贷款有几个亿。去年底对稀土企业贷款是最高的。

  据其分析,一部分风险很可能将在明年上半年释放,“部分企业见势不妙已经提前出货”,但还有一些人仍在赌稀土升值。

  吴一忠表示,市场需求下降,稀土产品价格大跌是造成稀土企业集体停工的主要原因。以氧化铈为例,截至11月30日,其市场价格为5.6万-5.8万元/吨,而在去年7月其价格为18万元/吨,降幅达到67%。

  而赣州当地一名业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受国家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的影响,稀土开采企业采矿受限,赣州稀土分离企业面临“无米下锅”的境况,一般前两个月就能用完一年的稀土量,其他时间只能停工。

  2012年江西省先后下达两批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第一批全省生产指标矿产品下达4500吨,冶炼分离产品下达3950吨;第二批稀土矿产品生产计划为4500吨,冶炼分离产品生产计划为4050吨。

  而实际上赣州地区16家稀土分离企业年产能远高于此,仅五矿稀土一家年稀土分离能力就达到8600吨,而赣州稀矿目前年分离能力亦超过8000吨。

  “稀土矿产品缺乏,也让稀土废料的价格涨了不少。”赣州当地一名稀土采购人员介绍,以前稀土废料大多每吨只有几千元,如今则多在万元以上,“高的达7万元每吨”。

  角力稀土分离

  赣州稀土尽管几乎垄断了赣州稀土矿产的开采,但其触角已抵至分离领域。其在今年即先后收购了当地4家稀土分离企业。

  而诸如五矿稀土、包钢稀土、广晟有色等,虽然在赣州稀土矿源争夺中几无收获,但并没有放慢在赣州市场的脚步,而是将目光聚集于稀土冶炼分离领域,不断扩张重组,尽可能地争夺利益领地。

  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目前已经在赣州拥有控股或参股公司的上市公司为4家,分别为包钢稀土、广晟有色、中科三环(25.27,0.07,0.28%)、横店东磁,此外还有五矿稀土和中铝集团等。

  “现在稀土行业有个不好的现象,所有有实力的企业,都想尽可能地争夺上游环节。”吴一忠认为,当第一环的稀土采矿环节差不多成定局时,这些企业就只能不断争夺次一环节,即冶炼分离。

  据赣州金成源新材料有限公司康权总经理介绍,目前国内稀土产业链主要包括采矿选矿、冶炼分离、氧化物深加工和应用几个领域。

  龙南县万宝稀土分离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林晓波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目前,赣州稀土行业重组兼并最频繁的正是稀土分离领域,“这是现在大家争夺的重点”。

  林晓波的公司正是赣州稀土收购的第一家稀土分离企业。林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今年7月,其与赣州稀土完成最后的交易协议,将其名下龙南县万宝稀土分离有限责任公司的100%股权作价7000万元出手给后者。

  林晓波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万宝稀土年产稀土氧化物达3000吨左右。而万宝稀土官网资料显示,这家公司从事稀土采矿及稀土分离深加工的稀土企业,拥有超过3万吨高钇稀土矿藏储量。

  尽管如此,在赣州世宇实业有限公司经理叶廷盛看来,“这样的价格过于便宜”,他介绍,在赣州当地,像万宝稀土一般规模的企业,一般情况估价可以到数亿元以上。

  不过,林晓波对于这样的价格却表示很坦然:“企业都开不了工,不卖更亏。”如今,这名曾经稀土业内人表示可能以后不再做这一行了。

  与此同时,赣州稀土已经开始收购岭南先另一家分离企业锴升有色金属有限公司。赣州稀土已经宣布并购即将完成。据赣州稀土预计,在完成收购万宝稀土和升有色之后,其年分离能力将达到8000万吨。

  10月底,赣州稀土又同时与寻乌南方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定南县南方稀土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并购协议。在短短4个月内,其已经兼并了4家稀土分离企业。

  五矿集团官方资料显示,五矿稀土赣州已拥有了4家稀土企业。包括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五矿东林照明(江西)有限公司和五矿稀土(赣州)发光材料有限公司。

  广晟有色是赣州稀土板块的另一股力量。尽管已经几乎取得了广东地区稀土资源的垄断地位,但广晟有色依然希望在赣州板块谋取一席之地。

  早在2010年初,广成有色即与赣州稀土及自然人张修江共同投资组建江西广晟稀土集团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稀土矿和稀土氧化物。其中,广晟有色出资1.95亿元,占股65%;赣州矿业出资0.45亿元,占股15%。

  此外,上市公司中科三环和横店东磁亦在赣州拥有稀土分离企业。其中中科三环分别与赣州虔东稀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赣州有色冶金研究所等合资先后组建赣州科力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和江西南方稀土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横店磁东则只有一家子公司赣州新盛稀土实业有限公司。

  后来者五矿稀土

  在过去几年间,这些企业或通过增资,或直接收购,多已在赣州地区拥有数家子公司。它们所涉及的企业,更多为稀土冶炼分离企业。

  不过,从在赣州收购企业规模而言,包钢稀土和五矿稀土旗下分离企业,均是当地最大的几家分离企业。

  目前,包钢稀土已经在赣州地区拥有3家稀土分离企业。包括信丰县包钢新利稀土有限公司、全南包钢晶环稀土有限公司和赣州晨光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

  其中晨光稀土是赣州地区最大的稀土冶炼分离企业,其资产评估值33.4亿元,包钢稀土于2010年通过增资扩股,将其纳入旗下。

  晨光稀土目前正在准备通过购买S*ST天发8.22亿股股份(价值31.24亿元),以实现借壳上市。根据S*ST天发最新公告,重组已进入最后阶段,正等待深交所12月31日给予的批复。

  新利稀土同样是包钢稀土于2010年兼并的稀土分离企业。其设计产能为年处理3500吨南方离子型稀土矿、年综合回收利用10,000吨钕铁硼废料、年产700吨荧光材料钇加铕等产品的生产能力,不过目前已经停工近2个月。

  相比于赣州稀土和包钢稀土,五矿稀土是目前在赣州稀土领域另一家实力较强的企业,3家形成鼎足之势,竞相争夺分离企业。

  “五矿其实是最早进入赣州稀土市场央企。”11月16日,林晓波称。据悉,五矿早在2004年即开始在赣州做稀土贸易。

  而赣州业内另一名邓姓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五矿最初在赣州地区只做稀土贸易,对于上游资源控制意识还不强。2008年以后稀土价格大涨,在错过了一些机会之后,五矿才开始在稀土分离领域兼并重组而来一些企业。“包括后来的包钢稀土等,进来都有点晚。”

  2008年,五矿集团旗下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联合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和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由此,红金稀土和定南大华新材料同时纳入五矿稀土旗下。此次交易总出资额为8.37亿元。

  目前,五矿稀土在江西拥有4家企业,除了上述两家之外,还有两家稀土材料应用企业五矿东林照明(江西)有限公司和五矿稀土(赣州)发光材料有限公司。

  “在赣州稀土行业整合过程中,五矿稀土跟赣州稀土是有较量的。”上述赣州邓姓人士介绍,五矿稀土一直希望在赣州稀土行业整合中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在稀土矿源这块,因为五矿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稀土矿,也没有采矿证。

  吴一忠认为,在赣州稀土整合过程中,赣州稀土、其它央企、上市公司以及当地一些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都想争夺更多的利益。不过,赣州稀土“一直不肯放手”。

  据悉,五矿稀土曾一度跑到江西省政府“告状”,指责赣州稀土不给其分离企业配额(原料)。

  五矿稀土最终手上空空,没能获得一张稀土采矿证。只能将更多的经历放在稀土产业链的另一重要环节,即稀土分离。五矿稀土直到今年年初才在湖南获得一张稀土采矿证。

  2012年3月,五矿稀土江华公司以1264.67万的价格从湖南江华县稀土矿购得姑婆山矿区红花源矿段县稀土矿矿山,同时获得了一张稀土采矿证。
 

111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